美酒如刀

写写喻叶
希望他们的故事打动你,就像打动我一样

没有特别说明的文都可以转载,所有梗都对叶受only开放,谢谢支持~

【喻叶】浮花浪蕊 4

※ 叶、喻、周、王、韩的大佬豪华游轮海上七日游

※ CP喻叶,古早狗血风,慎入!

前文: 1   2   3


§ Day 4 星星变奏曲 §

 

“我觉得不太对劲。”王杰希说。

周泽楷沉默地朝他投去一眼。

“你发现了什么?”韩文清压低声音问。

王杰希微不可查地摇摇头:“直觉。”

 

他们穿行在狭长的走廊中,鞋底踏在地板,发出坚定的响音。

这条走道与船上别处不同:没有繁复的装潢与浮雕,也没有庞大的水晶吊顶,光线略微昏暗,光秃秃的,一眼可以望穿尽头。

韩文清直接地问:“刚才进仓库检查,你有发现什么异常?”

“那倒暂时没有,”王杰希说,“交货是我们亲自监督的,出发前又清点一次,刚才再检查过一道,所有流程都很正常。只是我总觉得这船上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一时又想不起来。”

“你怀疑蓝雨在船上动了手脚?”

“不好说,只是一种直觉,”王杰希摆手道,“是我想多了也说不定。”

“谨慎些没有错。”韩文清说,“5万吨军火,再小心都不为过。”

王杰希到底心中顾忌,没有说出话来,只是默默地转入沉思。三人并肩行了一小段路,即将拐入转角,一人猛然止住脚步。

王杰希与韩文清跟着停住,疑惑地回过头去。

周泽楷立在原地,直直地看向侧前方,目光锋利。

墙面与天花板衔接处,置着一枚监控摄像,位置隐蔽,视角广阔,正是船上密集监控网络中的一环;然而那个代表着摄像开启的小红点却黯淡下来,光滑的镜头近距离映照出三人警觉的脸。

 

“今天凌晨坏的,之前一直显示正常。3点24分起屏幕卡住不动了,但是没有黑屏,所以很难发觉不对。”郑轩道,“我把监控录像从头看了一遍,东西都装箱完毕以后,从我们出发开始,每隔六小时有巡查人员经过那条走廊,除此之外,没有不相干的人接近过那个摄像头。技术专家认为是安装电路的时候有些问题,导致设备故障,重新检修一下电路就恢复正常运转了。”

“设备故障?”王杰希冷笑一声,“那个摄像头正对着仓库门口的走廊,这样重要的位置,轻易也能故障?不如蓝雨先告诉我们,船上还有多少设备故障,是不是要等到撞了冰山才能弄清楚?还是说要等到我们做客人的到处走走,一个个去帮你们找出来?”

喻文州沉吟片刻,询问郑轩:“没有提到人为破坏的可能性吗?”

“有的。”郑轩说,“不排除这种可能,从技术上来说,是完全可以被动手脚的。”

喻文州点点头,转向宋晓道:“你来说。”

“船上的工作人员我全部查过了。凌晨四点刚好是上一轮巡查的时间,下一轮要到上午十点,所以监控部门的人一时没有发现那个摄像头的问题。由于发生时间是凌晨,大部分人在自己的房间睡觉,很难排查出每个人的行迹。我查了一遍档案,重点排查了监控部门、技术部门和安保巡查部门的人,这批人都是谨慎筛选进来的,在蓝雨内部待了至少五年以上,我和徐景熙都把过关,背景相对比较清白。”

“工作人员查过,身边的人也查过吗?”王杰希说,意有所指地看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会意,认真地思索片刻,答道:“昨晚我和他一直待在一起,我确认那个时间他不能去其他任何地方。”

“怎么确认,你睡着了也能把他绑在身上?”

“当时他确实在我身上。”喻文州微微一笑,“我们昨天玩到很晚,凌晨四点前都没有睡。”

众人陷入短暂的沉默,周泽楷忽然出声道:“还有人没有查。”

轮回这位首领一向寡言,此刻一发声,便立刻成为视线的焦点。

周泽楷对上众人的目光,指一指自己的鼻子,镇定道:“我们自己。”

“周先生真会开玩笑。”王杰希笑了一声,“这船里的东西四家都有份,大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有什么理由倒戈?”

韩文清言简意赅:“荒谬。”

周泽楷不再作声,并不发言与他们争辩,也没有显露出什么改变想法的样子。场面一时略微僵住,正在尴尬的时候,喻文州温声道:“我想周先生只是提出一种理论上的可能,并没有质疑诸位的意思。我们自己不必乱了阵脚,如果当真有人从中作祟,恐怕正中下怀。”

王杰希冷声道:“喻老板有什么高见?”

“这回的事,都是蓝雨安排不周,叫大家见笑了。多亏周先生敏锐,才把隐患及时掐灭,没有惹出什么事故来。”喻文州歉意道,“事情的原委我会亲自追查下去,不论偶然还是人为,都必定有个结论。在此之前,船上的安保措施会提升级别,尤其仓库周围的保护和巡查会加强,必不使货物出事,才不辜负诸位的信任。”

“希望如此。”王杰希说。

 

喻文州打开房门,里面空无一人,床上的被褥乱糟糟地垂到地毯上。没有开灯,月光透过纱帘,从落地窗外照进来。电视画面一闪一闪地播放着某场国际电竞比赛转播,开着静音,满场喝彩都悄无声息。借着那点微光,他看到床头柜上吃剩一半的袋装零食,以及洒在枕头上的薯片碎屑,无奈地笑一笑。

一阵晚风吹过,窗帘轻柔地舞动,宛如一首轻音乐的间奏。

喻文州缓步走到窗边,拂开纱帘,朝外看去。

哗啦,水声。

月色落在甲板上。方方正正的泳池之中,泛起粼粼的温柔波光。

一个身影划过,犹如一尾捉不住的游鱼;那一池月光碎成千千万万片,扎进眼中,微凉。

叶修在池中游泳。

非常标准的姿势,矫健又轻松。一对肩胛骨微微张开,宛如振翅欲飞的蝴蝶。肌肉线条拱起又放松,充斥着一种灵动而不显得健壮的力量感。探头出水面呼吸的短暂片刻,月光将脖颈上滑动着的水珠照得透亮。

喻文州立在池边看了一会儿。

 

指尖触到池壁,又一圈游到尽头。

叶修流畅地在水中反身翻滚,朝着池壁有力地一蹬,就要借着惯性滑出去。还未滑出小半个身位,忽然受到一股力量猛地牵扯,脚踝处一紧,整个人顿时宛如一枚发射失败的炮弹,头重脚轻地朝着水底栽落下去。

叶修挣扎两下,脚腕依旧被人牢牢握在掌中,挣脱不开;他不得不奋力狗刨着把脑袋送到水面上,回头怒道:“喻!文!州!你给我老实一点啊!”

喻文州单手捉住他纤细的脚腕,沿着脚踝朝上缓缓游走,摸到那柔韧而光滑的小腿肚,随手捏了两把:“长胖了。”

“我谢谢你啊,这是肌肉,没见过?”

喻文州笑,见叶修狗刨得十分辛苦,总算大发慈悲地放了手。叶修得了自己的腿,连忙立在水池中后退几步,警惕地看着喻文州:“你想干嘛?”

喻文州为难道:“现在不想呢,你很想吗?”

“……不想,不要,滚蛋。”叶修拒绝三连。

喻文州看着他那一脸警觉的表情,自顾自在池边坐下,笑着说:“我在这里看着你游,你继续呀。”

“你这么无聊啊?”

“有点累,休息一下。”喻文州撑着脑袋道,“你先游着吧,一会儿我陪你一起。”

叶修狐疑地打量他片刻,见他的确没有下水来的意思,松了一口气,便十分自在地继续了。

 

喻文州看了叶修一会儿,在那有节奏的水声之中,不知不觉地走了神。

脑海中的事情太多,需要一件一件理出头绪来。他对着甲板上那波光粼粼的私人泳池,与泳池外侧一望无际的平静海面,陷入了漫长的思索。

哗啦一声,喻文州失去重心,整个人跌入水中。

这一下完全猝不及防,他神经一动,几乎就要条件反射地做出攻击来;直到腿上那个拖他入水的沉甸甸的玩意儿从水下冒出个脑袋,月光中,那双下垂眼得意洋洋地弯起来:“我看你每天吃这么多,不运动一下怎么得了?”

喻文州湿淋淋地稳住身形,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心头猛地攥起来。

如果方才叶修起了杀心,此刻他已无机会再立在这里听叶修调笑了。

竟然放任自己在最危险的对手面前走神,以至于抛弃了戒心——

这个人是传奇之中的斗神,旧嘉世最锋利的刀尖;即便龙游浅滩,做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来,依旧隐藏着尖锐的锋刃,足以取人性命于无形。

叶修向来与柔弱可欺四个字毫无联系。

喻文州心念电转,不过片刻,露出一个温润的微笑:“这么想要我陪你?”

叶修承认:“是啊,一个人玩儿有点无聊。”

喻文州在水中解开衣扣与皮带,轻轻蹬了几下,衣服与裤子一起漂了出去。叶修本来正默默地观摩他快速脱去吸饱了水、沉重而碍事的衣物,直到喻文州开始试图蹬掉底裤,不由得瞪直了眼睛,问道:“你干嘛呢?”

“脱衣服啊。”

“有必要这个也脱吗?”

“为什么不行?”喻文州终于把衣物蹬得一干二净,赤条条地站在水中。清澈的水面下,年轻而好看的身体一览无遗。他挺直腰身,无辜道:“怎么,我应该感到自卑吗?”

“你应该为你随时随地的耍流氓行为而感到无地自容。”叶修说。

“对哦,我还可以耍流氓。”喻文州被提醒了似的,“和我一块儿呗?”一边说,他一边来到叶修身边,手向下延伸,叫后者立刻也像他一样浑身清爽了。

叶修负隅顽抗:“我游好久了,有点累……”

“不要你费力。”喻文州侧头在他耳后亲了一下,吻住那一枚叫他觊觎许久的水珠。

这个吻一路向下延伸,直到水面以下去。

叶修撑着池壁立住,轻轻地喘息起来。

 

水面荡漾着模糊而暧昧的星光,温存的水声响了许久。

待到周遭安静下来,叶修几乎已经站不住了,整个人直往池底滑。喻文州将他细密地圈在怀中,让他用手臂圈住自己的脖子,低声问:“还好吗?”

他的声音过分低沉,从胸腔里发出来,那微微的震动正贴在叶修的胸口。

叶修犹自在恍惚之中,好一会儿,才牛头不对马嘴道:“你的肺活量真好。”

喻文州笑起来,奖励一样地揉揉他的后腰:“你也是。”

 

他们一齐趴在池边休息,叶修的背贴在喻文州胸膛里。

叶修缓慢地恢复了一点体力,伸手指指天上:“北极星。”

“嗯,好漂亮。”

“好久没看到这么漂亮的星空了。”

“是啊。”

他们就这么默默地搂着,看了一会儿星空,耳边是海洋的粗犷涛声。

喻文州轻轻地哼唱起来,那旋律温热地熨帖着怀中人的耳朵。叶修听了一会儿,听出是一首广为流传的儿歌:“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叶修笑了笑,侧头问他:“你会弹钢琴吗?”

“不会。”

“我教你弹这首曲子吧?很简单的。”

“教我?”

“是呀。房间里不是有台钢琴吗?不是说是什么古董来着,那么大一台,放着不用多占地方。”

“有道理。”喻文州颇有同感道。

 

他扶着叶修回到甲板上,两人一齐洗了个热水澡,好悬没在浴室里擦枪走火;穿好了浴袍,互相随便地擦擦头发,便并肩坐在了那架高大的三角钢琴面前。

叶修轻快地弹了两个键,夸道:“音色真好。”

“喜欢就送给你?”

“呃,那就不用了。”

“听说这琴当年只发行了50台,现在已经买不到了。”

“那也用不着。”叶修说,顺便鄙视:“你又不会弹琴,这么贵的玩意儿就弄回来装逼的吗?”

喻文州往他身上一靠:“这不是有你吗……”

“起开起开,别靠着我手。”叶修赶他,“我要开始啦!先给你演示一遍,你听好,一会儿就照着我弹的动作来一遍,知道吗?”

“知道了。”学生乖乖点头。

叶修双手悬在琴键上,深吸一口气,朝下一摁,琴音噼里啪啦地响起来。

喻文州仍抱着“一闪一闪亮晶晶”那简单旋律的纯良想法,全神贯注,预备将每个动作都记下来;听着听着,感到好似有些不对劲,眼看叶老师漂亮的手指在琴键上晃成幻影,音符犹如瀑布一般喷流而下,不由得目瞪口呆:“……”

这曲子明快而激昂,透着某种令人讶异的气魄。密集的和弦气势磅礴,连缀出蓬勃的生命力。喻文州渐渐沉入进去,不再让那双修长的手晃点得眼花缭乱。

短短两三分钟,一曲弹毕。

摁下最后一个音符,叶修歪头看这位怔怔的学生,笑道:“学会了吗?”

喻文州诚实地摇摇头:“没有。”

“唉,你怎么这么笨?小星星都学不会!”叶修大摇其头。

“你骗人。”喻文州说,“这不是小星星。”

“不是小星星是什么?”

“老师告诉我呀。”

“哈哈,好吧,这个是悲怆第三乐章。”

“《悲怆》?”

“贝多芬的悲怆奏鸣曲。”叶修道,“好听吗?”

“很好听。”喻文州赞美,又摇摇头,“不过我弹不了,我的手速不够。”

“没叫你学这个。”叶修笑道,“来,小星星,看好了啊。”

他握住喻文州的右手,放在琴键上,带着他轻轻地戳下去: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7节旋律,49个音符,单手便轻易地弹了出来。

喻文州一遍就学会了,十分开心:“很简单嘛。”

“不要骄傲自满!”叶修鞭策他,“要虚心进步!艺术的路可是很长的。”

“哦。”

“这个是最简化版本,只保留了小星星变奏曲的主旋律,原曲要稍微复杂一点。”

喻文州好奇:“小星星变奏曲是什么样的?”

“唔,老师给你示范一下。”叶修说,轻快地弹奏起来。

浪漫而灵动的旋律之中,喻文州静静地听着,月光洒在他们的身上。

 

叶修照着菜单一口气报了一堆名字,满意道:“暂时先来这些吧。”转头问喻文州,“你想吃什么?”

“我不习惯这么晚吃东西,对胃不太好。”

“这么注意养生,你是老年人吗?”

喻文州笑眯眯:“叶神也要注意身体呀。”

叶修讨了个没趣,无聊地撑在桌上等他的宵夜。

他们在船上的中式小餐厅中。

这顿加餐是临时起意:时间已近深夜,小餐厅中依旧灯火通明,衣冠楚楚的服务生侍立在侧,假山上的泉水汩汩流动,灯下穿长裙的姑娘唱着评弹,一切都运转如常。

他们等待了片刻,唱评弹的姑娘换了个曲子,那琵琶嘈嘈切切拨动几声。叶修正一心一意地试图从那口吴侬软语中分辨出故事情节,直到服务生推着小车子过来,一面上菜,一面为那一碟碟卖相精致的江南餐点作着简单的介绍。叶修被吸引了注意力,探头探脑地和喻文州一起看那服务生摆盘。

琵琶的尾音软软地打了两个颤,停下来。

在这忽然降临的安静之中,叶修神经叮地一声拉紧,倏然抬头朝台上看去。

在任何人做出任何反应以前,那女人果断地从琵琶后面一掏,一样漆黑的东西出现在她手上,黑洞洞的枪口朝向他们。

电光火石之间,枪口砰地一响,喷发出刺眼的火光。


===========================

写这章的背景音乐:

悲怆第三乐章改编版→http://v.yinyuetai.com/video/h5/276189

小星星变奏曲→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033530/

这个悲怆是机器弹奏的改编版本,据说比原版速度更快一点,原版也非常好听!

诚邀大家感受一下那个摁琴键的手速,眼花缭乱.jpg……礼节性心疼被老叶秀一脸的喻队

评论(51)
热度(498)

© 美酒如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