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酒如刀

写写喻叶
希望他们的故事打动你,就像打动我一样

没有特别说明的文都可以转载,所有梗都对叶受only开放,谢谢支持~

少年喻文州的奇幻漂流

副标题:从《全职高手》原作看喻文州的性格变化

 

○●○

喻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角色。

在众多衍生和改编作品里,他的出场往往伴随一些大众化标签:温柔,腹黑,“手残”,以及^_^。贴标签固然是一种简单而有效的理解模式。然而如果你有兴趣,仔细去读一读原作,很容易在阅读的过程中发现,他本身的性格比起这些标签,还要迷人百倍。

喻队在正文中出场的时候,只有22岁——什么概念呢?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象牙塔里走出来的社会新鲜人,差不多就是这个年纪。追溯到《巅峰荣耀》番外里,那就更年轻了:最早出场的那个训练营里被歧视的小喻同学,刚刚16岁,还是个青涩的毛孩子呢。到了全文末尾,担任世邀赛国家队队长的喻文州,则是25岁,已经是个成熟的领导者了。这漫长的9年跨度之间,从少年到青年,他的性格经历着怎样的变化与成长呢? 



>>“有如冰川”的吊车尾少年


首先,非常有趣的一点:喻文州的画风并不是从一开始就那么温柔而和气、叫人如沐春风的。相反,少年喻文州说话硬邦邦,不关心别人的心理活动(别人包括:队长、训练营同伴、萍水相逢的好心人,etc),经常性不给面子,偶尔堪称冷漠。最过分的是,这孩子非常自信,有多自信呢?面对看不起他的人,他丝毫不会产生证明自己的念头,连解释想法都十分简略,交谈意愿非常有限。颇有一种,“我的看法已经很全面了,不是很有必要和这些人讨论”的傲气。唯有棋逢对手,才会激发起交流的兴趣。话不投机半句多,他简直展现得淋漓尽致。

来看番外中的例子:


黄少天看着这人,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吊车尾的有什么高见啊?
吊车尾……很令人尴尬的称谓。即使淘汰了很多人,在这些被留下的优秀学员当中,他依然是吊车尾。由资质最优秀的黄少天喊出这称呼,尤其显得有说服力。
但是喻文州对此却不气也不恼,只是很平静地说出了他的看法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他说道。
“哦?叶秋的名言吗?”黄少天说道。叶秋,荣耀联赛上届总冠军的得主,这句话因为出自他之口,所以被很多人所信奉。但是黄少天显然并没有太当回事
“不是名言。”喻文州却还是很平静地说着,“是事实。”
“所以说,如果你也在场上,局面就会不一样了吗?”黄少天讥笑
“不,应该在场上的是你。”喻文州说道。
黄少天一愣,别人说一句他可向来至少要说三句的,此刻却罕见地沉默了。……“嗯,这个问题嘛……”他终归还是要说些什么,可是张嘴后一看,却发现原来喻文州的位置上已经没人,房门半掩,这家伙竟然离开了


两个人的神色都用了特征鲜明的形容:一个是“不以为然”“讥笑”,另一个却是从始至终的“平静”。黄少开口就不大友善:“吊车尾的有什么‘高见’啊?”一般人听到这话,即便真有什么想法,大概也不能心平气和说出来了吧?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少年喻文州。在同伴的“歧视”面前,他始终很平静,该说什么说什么,既不为自己的地位辩驳,也不被对方的轻蔑激怒。甚至讲完了自己该讲的话,都不等着对方回答,也不好奇对方的表现,招呼也不打就径自离开。

喻文州在训练营是毫无地位,但他心里对自己的能力非常清楚——只有极其自信的人,才能丝毫不受到外界褒贬的影响吧?连为自己争辩都没有必要,因为事实会证明一切:只要赢到最后就可以了。

对于这些歧视,他心里又是怎样看待的呢?我们看后文:


在长长走廊另一端的训练室里,少年们把喻文州围在了正中,连那个话多的黄少天也是,他们正在争着要和喻文州打一局。这些人,都或多或少地歧视过喻文州,眼下转变态度,喻文州也丝毫没有介意过去


有很多人,面对这样的奚落,即便当面可以平静地忍耐下来,背后也很容易记仇吧?但是喻队不会。以他的智慧,十分容易理解少年们的不成熟与慕强心态。既然理解,就不必计较了。

是不是听起来很熟悉?没错,这和老叶被嘉世泼脏水、被外界不理解时,表现与心理一模一样——


第四百五十二章 用事实反击

“无耻!太无耻了!!!”

嘉世发言人的以上言论,在晚餐时的电子竞技新闻中被悉数放出,边吃边看的陈果立刻是拍着餐桌不住地嚷着。早上被喷过一脸的叶修连忙全神戒备,抱着饭碗躲得远远的。

“亏他说得出口。”陈果指着屏幕上的王升愤怒不已。

端着饭碗躲到一边的叶修耸着肩膀,一边填了口饭到嘴里:“这有什么,真没见过世面。”

你怎么还能这么平静!”陈果就不明白了。

从他的职责上来讲,我觉得他说得挺漂亮的。”叶修说。

“呸。”

“这点都受不了的话,以后有得你吐血了。”叶修说。

“哼,我才不会这么无耻呢!”陈果说。

……

“嗯,是事实来还击,再有力不过了。”叶修说。

“那现在这个,你怎么用事实来还击?”陈果问。

平静地在这里吃饭。”叶修说。

“这算什么还击!”陈果郁闷。

“路还很长,现在才刚开始而已。”叶修淡淡地说着

 

第九百六十五章论战

“嘉世真是太不要脸了!!!”

陈果听叶修这么一说道,当场就把那报纸给撕了。

“我们怎么应对?”陈果气哼哼地问叶修。

击败他们。”叶修说。

“呃……除了这个呢?”陈果问。

“这还不够?”叶修一脸诧异。

“这个是必须的好吗!但现在呢,这要怎么去还击?”陈果问。

“不用了吧?”叶修一脸怕麻烦的表情。


是不是非常相似?“平静”,用事实还击,乃至于对别人的理解——“从他的职责上来讲,说得挺漂亮的”,对方只是职责所在而已。因为理解,所以释然。纵观全文上百个角色,唯有这两个人这么一致,尤其是在不公正的待遇面前。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喻文州只有十六岁!

 

 

“上啊!!”黄少天兴冲冲地呐喊著,他喜欢这种锐不可当的冲劲。
但他身旁的喻文州却眉头紧锁,看起来面有忧色。他不断翻看着自己之前写下的内容,计算思考著什么。他想知道目前一叶之秋的位置,可是大屏幕始终没有给出。
“打垮他们!!”黄少天的声音几乎就没停过,画面也终于在嘉世节节后退的情况下,显示了一叶之秋在干什么。
一叶之秋……居然什么也没有干,只是停留在一个位置。
“这白痴在做什么?”看到这一幕的黄少天脱口而出。但是喻文州更注意的是一叶之秋目前的座标。
(56,73) 座标被他快速地摘抄下来,彷佛是得到了解题所需要的最后一个公式,一切疑难终于在此时全部解开。
喻文州敲打了几下硬皮本,合上。
接下来,就该是看比赛来验证自己的推测了


为数不多让少年喻文州改换表情、眉头紧锁的事情,就是“看不清场上形势”;而这种情况,通常发生看在叶秋比赛的时候。

一旦明白了叶秋的意图,他并不骄傲地把这一点宣扬出去、博取认同,也不和兴奋呐喊的同伴交流讨论,只是自顾自地:敲打了几下硬皮本,合上。这个小动作非常有趣,带着可爱的笃定与小得意,很有一种“我吃定就是这样”的自信。有了推测,他就安静地等着比赛来验证,必然是对自己的推测有着比较充分的把握,才会有这样的气氛。

 

 

“你以为只有他可以做到这种程度?”有人在他们身后说道。
“你是谁?”黄少天立即问道。
“微草,王杰希。”对方回答。
黄少天笑。微草战队的阵容中可没有这么一个名字,这个小子以微草自居,顶多和他们一样是训练营的学员。说话这口气,可真是有点大言不惭
“你……”
你好,蓝雨,喻文州。
黄少天正准备出演讥讽几句,却想不到喻文州已经向对方伸出了右手。前后两排的少年,相互握了握手。

王杰希作为微草的王牌预备役,板上钉钉的下赛季队长,完全有资格、有底气做出这样“大言不惭”的自我介绍。而喻文州,蓝雨训练营的吊车尾,竟然也有如此的底气,如此的落落大方。连年轻气盛、资质最优秀的黄少天都达不到这个状态,可见少年喻文州对自身实力的心中有数。

 

 

“下个赛季,你会知道的。”黄少天用了同样的回答。
“那么,下个赛季,场上见?”王杰希说着。
“场上见!”黄少天说。
“你呢?”王杰希问喻文州。
黄少天忽然有点难过。王杰希显然并不知道喻文州在手速方面的缺陷,如果他知道的话,好会对喻文州有这样的期待吗?
喻文州依然很平静
“你们两个,是不是忘了一件事?”他说着。
这一次,轮到黄少天和王杰希疑惑对望了。
“什么?”两人一起问道。
“叶秋不是死人,嘉世也不是只有一个叶秋,你们确定,你们的应对可以就此压制住叶秋,破开这个局面吗?”喻文州说道。
两个人忽然就不说话了。
他们的应对是可以破开局面,但是前提是他们的应对让叶秋束手无策。
可以吗?
两人不再像之前那么有信心了。
“所以,我觉得我还没有准备好。”喻文州说着,合上了他的硬皮本。场上,强势反扑的嘉世,顷刻已将百花战队击溃,冲在最前的,就是联盟上个赛季的王者——斗神,一叶之秋。
百花惨败。


原文中形容少年喻文州最多的词语,一定是“平静”。被同伴歧视的时候,逆袭打败队长的时候,与朋友相处的时候,俱乐部发生新鲜大事件的时候,他都是平静的。此时此刻,在热闹的场馆里头,另外两个少年都被感染得热血沸腾,他却依旧是平静的。

都是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在这激动的气氛之中,只有喻文州,坚定地泼凉水:你们把叶秋想得太简单了。不论八年前的第二赛季,还是八年后的第十赛季,他永远是最为高看并坚信叶修的那一个。事实也证明,他的这种高看没有错:叶修值得他的另眼相待。

我非常喜欢喻队“合上硬皮本”这个动作,代表着“这件事我已有了定论,不必再与别人讨论、斟酌、修改”。就像前面提到的一样,有一种可爱的笃定感,是他笃定自己,也是笃定叶秋——有种不容别人置喙的的坚定。

 


“搞什么呢这是?”黄少天嘟囔着,心理落差已经完全写在脸上了。
“这是战术。”喻文州还是这个问答。不过即使是他脸上也有惊讶,他想到了嘉世会有这样破局的变化,但是他没想到嘉世竟然可以在破局中一波就这样把落花狼藉打死!
这是战术,可是能将这个战术发挥出如此效果,则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喻文州又翻开了他的硬皮本,这一次黄少天看了过来,准备看看这家伙到底是在记些什么。 喻文州却提笔迟疑了好一会,最后写在本子上的,仅仅是两个名字。
叶秋,一叶之秋。

淡定的少年喻文州,再次露出不平静的表情,依旧是因为出乎意料的叶秋。一贯平静而淡然的少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从容又流畅;然而这回提笔,竟然也碰到了迟疑的时候。

这一段有个特别的反常之处:那个非常有条理的笔记本上,喻文州竟然在冷静理智、有条不紊的战术之外,郑重地写下了一个人的名字。

战术是冷静理智的,名字却是鲜活又生动、带有记忆和情感的。少年喻文州为数不多、难能可贵的情感外露,大多都与这个名字有着分不开的联系。

作为对比,我们可以看当蓝雨输掉重要比赛、老魏遗憾告别赛场时,他的反应:


他(魏琛)在保安的簇拥中,举手挥了挥,向着蓝雨粉丝的方向。
观众们笑成一团,黄少天却已经泪流满面。喻文州望着魏琛的身影在保安的簇拥下在选手通道里消失,失了会儿神,就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比赛场上


所在队伍遗憾地输掉了比赛,队员们心知肚明队长行将永远地告别荣耀赛场,身边的伙伴黄少天为此泪流满面。但少年喻文州,仅仅是“失了会儿神”,就转而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赛场上——既没有去感伤老队长的处境,也没有对同伴的表现作出安慰。

诚然,黄少对老魏的感情更为亲近和深刻一些,文州对于老魏的离开可能不会直接了当地表现得那么伤感。可是坐在身边的同伴泪流满面,一般少年人怎么也得安慰几句吧?再不济,总要投注一点担忧或关注吧?但是,都没有。他只是望了一会儿老魏的背影,就自顾自重新去关注比赛了,对于周身的人和事近乎于漠不关心。这样的事例不止一次:

 

又一位蓝雨的新人少年却在此时创进了训练室,大喊着黄少天的名字。

  “技术部那边,给夜雨声烦做出银武了,队长喊你去看。”冲进来的少年呼声未落,就已经紧接着叫道。

  “什么?”黄少天双眼立即瞪起,从座椅上一跃而起。

  “走吧走吧。”他叫嚷着,早把刚问喻文州的问题给忘了,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刚说了一个“他”字的喻文州,也只能摇头苦笑,目光回到电脑,正准备取消暂停继续观看比赛,那个来叫黄少天的少年却在此时叫起了他。

 

整个青训营的少年都呼啦啦跑去围观夜雨声烦的新银武了,操作者本人黄少天更是“飞一般地冲了出去”——而本来正在和他交谈中的喻文州,却只是淡定地继续观看暂停中的比赛,该干什么干什么,丝毫没有要随黄少去一探究竟的念头,也不关心同伴们的心潮澎湃。直到方锐特地问起来,方才缓慢地动身参与。作为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人来说,这表现实在是好奇心匮乏,近乎于漠然了。

对于朝夕相处的同伴们如此,对于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也同样如此:


据说也是蓝雨训练营的,叫什么喻文州。而他对比赛的关注,比任何人都要认真。几次有一旁的观众想要和他说话,他都置若罔闻,心思确实是完全沉浸在比赛当中。于是,也就没有人会去打扰他了
今天,黄少天依然精力无穷地为蓝雨加油。而喻文州的神情,看起来比上回合来时要严肃得多。
大概,是想到蓝雨极有可能被淘汰吧?粉丝们想着,不由得有些心疼神色凝重的喻文州。
“会赢的。”坐在喻文州旁边的一个姑娘,这样对喻文州说着,希望能让这孩子不要这样一脸难过的神情。
喻文州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虽然会很难……”姑娘说道,对方虽是孩子,但是孩子的荣耀水平也未见得就低,更何况人都介绍了是蓝雨训练营的。所以,对于难度的存在这孩子当然也会很清楚,姑娘于是也就主动指出来了。
“是啊……会很难。”喻文州说着。姑娘当然不知道,喻文州的判断,远远比她想象的要高明清晰得多


一贯对周围观众的聊天“置若罔闻”,以至于别人都不再和他搭话,可见文州本身并不是一个很热心于交朋友的人——这与他后来公认的“好人缘”是完全相悖的。

现在一个妹子好心来搭讪,温柔地安慰着这个小少年,他却丝毫没有体现出感激或回应,也不在乎姑娘的感受,反而简单地一言以盖之:他的判断比这个姑娘所能想象的要高明得多。潜台词:并不需要来自别人的安慰,也不需要对别人解释。

这些例子都活灵活现地表现着,少年喻文州,独有一个自己的世界。对于这个世界以外的人,他不喜欢过多地交流自己的思想,也不太关注他们的感受。这也许是因为他过于关注荣耀本身,不愿对外界纷纷扰扰的人和事投入过多精力;又也许是少年时的他性格本来如此,略有一点不易察觉的傲气。


关于“更愿意和思维同步的人交流”这一点,也有鲜明的对比作为佐证:

 

 “你说得对。”一个声音竟然接在了喻文州的话后。
“什么人?”黄少天跳起来回头,身后一个斯斯文文的少年,看了黄少天一眼后,推了推眼镜,目光落回到喻文州的笔记本上。
“不过有关四个决胜点,我有些不同看法。”眼镜少年说道。
“哦?”喻文州顿时有了兴趣,身子反向后探着,将笔记本竖起和探身上前的眼镜少年讨论起来。
两人就这样姿势一成不变的讨论了足足半个小时,比赛早已结束,观众已经开始退场。
……

“换个地方说吧。”肖时钦建议着。
“好啊。”喻文州和张新杰欣然同意。
三人说着就已经离开,黄少天在原地又是愣了一会,这才气急败坏的追了上去……

 

肖张二人都和黄少不熟悉,忽略他是完全合理的;但喻文州并不是。他和黄少是被队伍看好的未来双核,长期共同训练的伙伴,按理说是很熟悉和亲切的;然而一旦碰到了战术上交流愉快的小伙伴,顿时就把这个同伴忘到了脑海。至少终极进化版的和气蓝雨队长,是肯定不会做出这么不周到的事情的——太不给面子了!后面我们会看到,成长以后的青年喻文州是怎样处理类似的人际交往小细节、避免周围人受到冷落的。

 

事实上,少年喻文州不仅非常注重思维交流,而且很不热衷于少年人之间玩笑式、有来有往的互动。我们看这个例子:

 

“仔细研究,看看怎样能干掉他们。”而后他(黄少天)向一旁的喻文州发号施令
喻文州却摇了摇头,“实力不够,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研究也无用。”
“你说谁实力不够?”黄少天瞪他。
“你,我。”喻文州说着,抬眼又看了方世镜一眼

黄少作为训练营的头号人物,理所当然地“发号施令”,语气比较傲气。但喻文州没有去接住这个互动,既不反对那种“发号施令”,也不从善如流,而是公事公办地否认了黄少所要求的“研究”。

实力被质疑,黄少自然不爽。而喻文州仍旧没有实质上的互动,只是平静地表明了自己的观点,转而去看队长是否认同,并不在意同伴的反应。

这段对话中,喻文州始终是从少年人之间的互动氛围里抽离的,只是平淡而客观地陈述自己对于叶秋的看法,相比同伴,更在乎队长的反馈。而这一点,直到八年以后,作为青年的喻文州,仍旧没有改变:和周围人聊天的时候,比起你来我往的玩笑,他更在意表达清楚自己的观点。为数不多的例外,我们也可以在后文中看到。

 

有了以上番外中的一切细节,我们就可以很容易地理解正文中关于少年喻文州的这段形容:

 

每一回的选拔,过关过得那叫一个勉强,那叫一个揪心。虽然他最终留了下来,却也只不过得到了一个“运气不错”的评价。没有人关心他的成长,因为没有人会对他抱有什么期待

直到有一天,队内训练中,在考察这些训练营少年的水平时,魏琛赫然败在了这个他甚至都没记住名字的家伙手中。

 “谢谢前辈指教。”那少年,和当初被人们嘲笑时那样,不卑不亢。胜不骄,败不馁,如冰川一般纹丝不动。魏琛立刻知道,他在精神上都输给了这个少年。

 

所以喻队给我的最深刻印象,并不是标签化的“谦谦君子”。相反,这谦和与温润之中藏着非常多迷人的细节:极其可怕的头脑与计算,极其坚定的笃定与自信,极其顽强的坚持与执着,以及反差性的平静和淡漠。比起“温润如玉”,本质上更像是“纹丝不动的冰川”,坚硬又冷然。



>>“最可怕的”

 

除了这些“有如冰川”的性格特质以外,喻文州也有着非常具有爆发力、非常“可怕”的一面:


魏琛本人就是术士,一个精于计算的术士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这种术士,一次控制,就意味着一次毁灭
不过,这个小子,能做到吗?
做到了!
魏琛的术士倒下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喻文州接下来的控制和攻击把握得十分出色,他那迟钝的手速完全掩盖在了这完美的节奏下,让他一直把优势保持在了最后。

“打得很好。再试一局,这次再不让了哦!”魏琛说着。
“好的。”喻文州的答复很简单

他的手速不行,这一点依然没有改变,所以他从来没有仰仗过这一点。他所依靠的,是对地图的精准把握,是对魏琛术士各方面能力的精确判断,还有,就是自己对这个术士角色的深刻理解


结合原文中叶修对角色气质的解读:

第二百零六章 霸气职业

玩转一个角色,有时不单单只靠操作和意识,更需要一种气质


就像叶修玩无敌最俊朗的骑士号,就要表现得酷炫狂霸拽,达到“人马合一”的境界;喻文州玩术士,同样吻合着属于某种术士的气质:“一次控制,就意味着一次毁灭”。他出色地把握攻击节奏,非常擅长控制,也是这个特质让他把术士的优势发挥到最大,从而掩盖了客观上的手速缺陷。

擅长控制,控制即毁灭——这种气质非常好嗑,某种程度上,也给了同人发挥和想象的空间(疯狂暗示!)。



暗紫色的光芒闪耀着,魏琛的术士再次抓住机会猛攻,而这一次,喻文州的术士已被逼入绝境,没有退路,也没有躲避的掩护。
结束了……
方世镜心下想着,心底暗暗又叹了一口气。
而喻文州却还没有放弃,在失去躲避空间的位置,不断挣扎着,甚至还抢出了一个技能。
……

所以说,因为这所做的一切,不是无奈的挣扎,不是苦苦的等候,他是在引导,他是在策划,他将魏琛引入了那个局,拖入了那个节奏,在对方正要顺畅结尾的时候,用了一个衰竭,破坏了其节奏,制造出了反败为胜的最佳时机。
刻苦、努力、坚持?这都不是喻文州身上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的头脑、他的计算。想不到这个因为缺陷一直被人看轻的少年,居然是这样的了不起。

他做到了,以一个训练营学员的身份,用他这令人鄙视的手速。但是他没有兴奋,更没有骄傲,如同被人嘲笑手速时那样,不卑不亢

 

刻苦、努力、坚持,本身已经非常可怕了——没有多少人在那样的逆境下还可以做到。

但少年喻文州比这更加可怕:他的头脑和计算,令经验丰富的老将也刮目相看。这也是这个角色最特别的地方之一,本质上区别于其他“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类型人物的特质。

最后一句再次点明了他有如冰川的稳重,而“不卑不亢”本身,就需要对自己的实力有着非常理智的了解——这又一次呼应了他的“头脑与计算”。

有趣的是,少年喻文州被嘲笑手速,表现是非常淡漠的“不卑不亢”;而蓝雨队长喻文州被开了手速的玩笑,变得要亲切和可爱了许多:

 

第一百八十四章 这也算优势?

“啧啧,文州的确挺了不起的,只可惜是个手残。”叶修说。

“他在我身后站着呢……”黄少天回道。

那就不是手残了?”叶修说。

  “队长……”黄少天回头望向喻文州,表情无辜。

  喻文州却只是笑了笑:“事实啊,我的确手残。”

  “你的这些垃圾话对我们队长是没有用的。”黄少天回道。

  “是啊,所以说他厉害,如果不是手残,真的是个很难应付的对手呢!”叶修说。

  黄少天无奈,又是回头看喻文州。

  “手残想和他切磋两把,问他来不来。喻文州笑道

 

叶修咄咄逼人,毫不客气;青年喻文州却从善如流地笑着回应,就这么愉快地用手残自称上了,互相之间的氛围是有来有往的,甚至喻队更偏向于主动促成这种互动。这与训练营时期那个淡然而抽离的少年完全不同。有一个更直接的对比:

 

  “手速很快。”喻文州看着他那不安分的右手,笑道。

  “这个话题,我还是和少天讨论吧……”那少年说道。

……

  “走吧,方锐。”喻文州没去接少年那句捉弄,只是走出门后叫着他。

 

这里又一次佐证,喻文州并不那么经常接应同伴之间的玩笑式互动。对于同伴的促狭捉弄,他也只是笑一笑,不回应,也不在意。这个对比,更能看出他性格中相比同龄人更加淡漠或稳重的一面。



>>人缘超好的蓝雨队长

 

成为蓝雨队长的青年喻文州,与少年时相比,发生了一些肉眼可见的变化。

事实上,他性格中像冰川的那部分本质,是一直没有改变的,很多细节都可以映证这一点。发生变化的是什么呢?更多的是外在的部分:他变得更加和气、周到、处事妥善,因而有了很好的人缘。这也是通常认为他的外在表现“温润如玉”的原因所在。

 

第三百三十六章 全明星二十四(下)

周泽楷挂着队长的名,但实际上行队长之职的,却是蓝雨战队的喻文州。

对此没有人有意见,这位和气的队长,在整个职业圈中的人缘都是超好的。

 

这种周到,我们可以在春易老拜访战队的时候看到:


第一百八十二章咨询一下

此时他一声招呼,其他不知道春易老来的选手也都抬头望了过来,不过大多就是点头算是问候了一下,就又回头各忙自己的去了最后倒是喻文州起身过来招呼了起来:“大春过来啦!”

“嗯,来看看……”春易老很客气。

“有些时候没过来了啊!”喻文州待人和气,正式训练此时已经结束,看到春易老来就过来陪着聊了起来


大多选手只是简单地招呼一声,喻文州却专门起身过来陪着春易老聊天,以避免这位来访的客人受到冷落、感到不自在,甚至不需要等春易老特地向他提出谈话的请求。

这种和气,国家队成立时也有体现:

 

喻文州却在这时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顺势集中到他身上,他也就很自然地开了口。

“嗯,因为韩队拒绝了邀请,又因为王队拒绝担任队长,所以最后负责那边想委任我做队长,我的意思,当然还是要问一下大家意见的,大家有没有意见?”喻文州微笑着,一个很多人自己来说可能都多少有点尴尬的事,他倒是挺自然地就说出来了,然后很平静地等候着大家的反应。

 

正因为他外在性格的和气与稳妥,才会受到冯主席的格外信任和看好:

 

“其实,我觉得刚才刘皓说的,不失为一个办法。”喻文州此时突然开口。

冯宪君一怔,正想你怎么也来添乱。像经营层面的这种考量,很多选手确实不会去思考,但喻文州冯宪君可不觉得也是这类选手。这是他看好的可以在退役以后进入联盟管理层的人才。他怎么也会出这样的主意呢?


不过我们都知道,喻文州最后还是放飞自我地添乱了——在季后赛的赛场上配合叶修ROLL点,因为和比赛无关的对话太多而双双受到裁判警告。在叶修面前表现出来的这种反差,也让他的性格更加丰富和立体,变得非常有趣。

 

从少年到青年,为什么他在为人处世上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呢?

也许是随着年龄增长、阅历增加,自然而然变得更加成熟和温和;又也许,是因为他的外在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从被周围所有人歧视、被当面嘲讽“吊车尾”的逆境,转变为冠军战队说一不二的核心与队长,风光无限的“黄金一代”。

在从前的逆境之中,他总是有一点“绷着”的,性情也非常的淡与薄,这些特点令他更能够保持纯粹的心境,把心思全部投入在游戏上。因为对周围的人与事不那么在意,才能做到不卑不亢。出道以后,胜利与荣耀令他不再需要那么“绷着”。与此同时,作为队长,他需要处理到队内队外方方面面的事务,其中涉及非常多的人情世故。而拥有着“可怕的头脑与计算”的他,自然可以算清:和气与周到是最佳的解决方案,也完全符合他性格中稳妥的一面。那些少年时的冷漠,就不再那么硬邦邦地展露出来了。



>>打破稳妥与温和

 

这样一个说话稳妥、待人温和的队长,也有措辞严厉的时候。

一次是蓝雨决赛失利,整个战队遭受记者的诘问:

 

从这招待会上第一个发起批评的声音,喻文州开始了回应。

一个接着一个。

喻文州一个也没有漏过,甚至连顺序都没有搞乱,逐一的,清晰地,有条理地,驳斥了他们的观点和看法。

这种感觉,就好像他们是一堆菜鸟,冲着人大吼“你为什么不用十个幻影无形剑一百连击秒杀对手呢?”

然后人笑了笑,摸着他们的头很和蔼地告诉他们:幻影无形剑有冷却哦,只可能出一次,不可能十个拼成一百连击。

他们那些想当然的言辞,在职业选手看来自然是极可笑的。而他们却不自知,就好像穿着新衣的皇帝一样裸奔着,快乐地裸奔着,直至昨天。喻文州轻轻地戳了他们当中一些人,轻轻地告诉他们:你们没穿衣服,别乱跑了,当心着凉。

 

即便这个时候,他的回应仍旧是清晰、礼貌、有条理的,语气是平稳的。虽然是“和蔼地”“轻轻地”戳了一下,也是非常有力的回应,让记者们深感无地自容。

 

而另外一次打破他的温和,则是在公开评价叶修与嘉世事件的时候,也是唯一一件与战队无关的事: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嘉世的缄默

“以叶修在荣耀圈的地位,竟然会落到这般田地,所有职业选手都会对嘉世战队感到寒心。”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表示。

 

以喻队这样说话总是留点余地、四平八稳的发言风格,竟然开口就直接代表了“所有”职业选手,去谴责嘉世对叶修的不公平。措辞非常严厉,也非常主观,完全不符合他淡定稳重、客观又理智的一贯风格——细究起来,一定有一部分职业选手并不会对叶修的遭遇这么感触,但喻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都已经不在意这种并不够客观的疏漏了。

比起代表战队作出的发言,他这番话更像是作为他自己,作为叶修身边的朋友,公开表达对嘉世的不满,进而从舆论上去保护叶修不受更多不明真相的攻击。

 

这两次反差,一次关于战队,一次关于叶修,让青年喻文州的性格显得更加立体和具有张力,而不是略显单薄的“温润如玉”。



>>不曾改变的

 

虽然外在气质发生了变化,但某种程度上,青年喻文州仍然保持着少年时那种“冰川一样纹丝不动”的特质。

 

“王杰希本来不该输的。”蓝雨战队这边,喻文州忽然说话。

“嗯,这小孩太不像话了。我们队里要有哪个新秀敢这么没大没小,必须罚他打扫一个月的卫生,不,两个月!呃……我看还是三个月,嗯,三个月差不多。”黄少天说。

黄少天的废话喻文州自然是自动屏蔽掉,只是继续关注着场上说:“王杰希的技能加点,没有加彻底。”

 

同少年时一样,他不太接同伴的玩笑话,比起有来有往的笑谈与互动,更关注赛场上的事。再看后面这一段:

 

“那还能让他得逞,赶紧戳穿他。”黄少天说。

厚道点吧!为了捧这一下,王杰希的牺牲已经很大了。”喻文州感慨着。

黄少天听后怔了怔,少见地没有一堆话立刻堆上去,只是半晌后才道:“他还真自信,以为大家都看不出来吗?”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而后转头过来问了一句:“叶秋来了吗?”

“我哪知道啊!”黄少天说着,头也转了,却是望向了嘉世那边,冲着某个漂亮的姑娘,右手扣了两个手指塞嘴里很是无赖地打了两个口哨。

……

叶修!

喻文州会突然问到他,当然不是没理由的。正是因为他料定了叶修也肯定是可以察觉这一点的。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这一场对决,能看出门道的内行却是少得可怜。

 

黄少继续开玩笑要“戳穿他”,喻队对此的反应是:厚道点吧!黄少问,难道大家都看不出来吗?喻队只是笑了笑,问:“叶秋来了吗?”黄少则完全没有领会这句话与上个问题之间的关联,非常随意地回答:“我哪知道啊!”

这一段对话中,这俩人的思维一直就没在同一个平面上,有那么点鸡同鸭讲的味道。或者说,喻队问出这句“叶秋来了吗”,压根儿就没有打算对不明所以的黄少解释自己关于叶修的想法——那是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默契的秘密。


“嘿嘿,龙抬头……”望着电子屏上的回放黄少天念叨着,又看了看嘉世那边孙嘉一脸踩了屎的表情:“简直就是打脸,这家伙难道是和韩文清串通的?”

那个时候,用龙抬头很正常。”喻文州却只是淡淡地说着

 

这一段在 上篇 中已经解读过了,这里的“淡淡地说着”,与其它激动的职业选手不同,同样体现了喻队性格之中淡泊与理性的那一面,同时体现出了他对于叶修的那种比众人更加深入、笃定的观察和理解,呼应番外中那个平静地说着“不是(叶秋的)名言,是事实”的少年喻文州,不再赘述。



>>可爱的他和可爱的他

 

前面大多在讲喻队性格里偏“冷”的一面,不过呢,作为一个非常吸引人的角色,文州自然还有非常可爱和温暖的一面。这种可爱体现在很多小小的细节之中,尤其集中地体现在他和叶修的互动里——毕竟是原文中喻队唯一“聊得如此火热”的对象哇!

 

先看这些可爱的小细节:

 

第三百四十二章 暴力的姑娘们

“今天的姑娘们都是怎么了?好像状态都出奇的神勇啊?”喻文州有些纳闷地嘀咕了一下,手底下却依然是一丝不苟。一看局面有变,更是立刻做出新的布置。

“今儿的姑娘真的都是相当暴力啊?”喻文州又是嘟囔了一下,这卫星射线,毫无疑问只有苏沐橙才有可能用得出来。

 

全明星赛场上嘀嘀咕咕、嘟嘟囔囔的喻队,真是太可爱啦!每句腹诽都非常好玩儿,可以说是个隐藏的人性弹幕了。

 

第一百八十三章蓝雨队长

 “……”春易老觉得自己应该是有很多话要说的,却又好像理不出思绪似的不知从何说起。这喻文州和黄少天,对于这个惊到人的结论却都没有什么过大的反应。喻文州若有所思了一下后,抬头看了看训练室的挂钟,突地站起了身

吃饭了。”喻文州说。

 

到了饭点儿就马上中断谈话直奔食堂,你是对“吃”这件事有多执着啦!确认过眼神,是吃货G市人!(什么鬼?!)

 

 

前面反复提到过,不论是少年还是青年喻文州,都不太热衷参与和别人之间那种你来我往式的玩笑互动,包括与搭讪的姑娘、熟悉的搭档和训练营同伴,他常常是在玩笑的氛围里抽离出去的。这种抽离在少年时显得有些冷硬,到成熟后就变得更加不动声色,更加合群,例如在众人之中时也乐于配合一些烘托气氛的玩笑。

但是呢,当他和一个人面对面相处的时候,从来没有表现出那种常有的和气与抽离;相反,从始至终,他格外热衷于与这个人你来我往,就像顶尖水平的羽毛球比赛,有抛有接,乐趣横生,看得人眼花缭乱——显然地,他自己也非常乐在其中。

 

十赛季季后赛,就是这种乐趣的集大成者。我们可以看到非常鲜明的、和喻文州平时展现出来的态度对比。关于这场比赛,在 上篇 里也做过很多分析了,这里节选一些原文,我们重温一下喻队在老叶面前的超绝可爱:

 

“这磨磨蹭蹭地多耽误功夫,不如我们ROLL点决胜负,输的自己GG。”叶修说。

众皆哗然。

更哗然的是,公众频道里接着就出现索克萨尔的ROLL点信息,然后,97!

“哇!”蓝雨主场顿时爆了,掌声雷动。

 

 “装什么,之前我开枪射击故意让你打到我你忘了!”叶修火道,说得好像那不是他想引诱出对手的位置而是真心暴露给对手看似的。

“哦。”喻文州应了声,不一会接着又一句:“刚我放了个咒术你看到了吗?”

“我!没!看!见!喻文州你老实一点啊!!”叶修警告对手。

终于裁判也忍无可忍:“双方,你们无意义的交谈过多了一些啊,请集中精力比赛!

裁判一吼,两位堂堂队长顿时也沉默了。场下两队选手也是面面相觑。兴欣这边吧,多少还能适应点,因为叶修是领着他们从网游草莽里一路杀出来的,这样比较没正形的样子他们不陌生。但蓝雨这边……啥时候见过队长在比赛里这么多话啊

 

除了这场比赛以外,他和叶修还有很多很多非常可爱的互动:

 

“这样打对大家都没好处,你还是带着人走吧!”蓝雨这边喻文州说道。

“为什么是我们要走,而不是你们?”叶修说。

“因为你们没有胜算。”喻文州耐心和叶修说着废话

“呵呵,PK我们是没有胜算,但是,我们是来这里PK的吗?”叶修忽然笑道。

“嗯?”这个回答让喻文州一怔,再放眼一看,各大公会团队的玩家,都气势汹汹朝着五会同盟这边涌来,摩拳擦掌随时准备开仗。

“BOSS!”一向冷静的喻文州,语气中都含着几分痛苦了


竟然让喻文州都语气痛苦了,老叶你这个祸害!

 

“这样打对大家都没好处,你们还是走吧!”叶修说道。

喻文州苦笑,这不是数分钟前自己对他说的话吗,这家伙这么快就还回来了。

“撤。”喻文州随即说道。

“什么?”黄少天震惊。

“耗下去也没意义,撤吧!”喻文州说道。

“真是识实务的俊杰啊!”叶修感慨着。

“过奖。”喻文州说道。

“有机会的话,不妨合作。”叶修说。

“会有的。”喻文州笑道。


喻队的内心OS真的很有趣:这家伙……要不要这么可爱啦!后面两个人也是你来我往,每句话都被好好地接住了,丝毫没有不在状态的回应。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无意义的举动

半晌后,公共频道喻文州发布消息:“这就没意思了啊!都给你搭了台阶了,你就下来呗!”

“原来这意思啊!我就说你不能这么看不起我们。”叶修回道。

“就是,那你就出来呗!”喻文州回道。

“不行,这么粗鄙的圈套都上当,太没面子了。”叶修说。

“那怎么办?”喻文州问。

“我判断出来你们埋伏的位置了,我们从这里强冲一下试试。”叶修说。

“左边,右边?”喻文州问。

“随便。”

这消息刚刚跳上频道,君莫笑的身影,立即就出现在了索克萨尔的视野内。

“哎呦,真巧。”叶修频道打招呼。

“来得好!”黄少天叫着,夜雨声烦立即拔剑迎上。

现在聊天由你接管了啊?”叶修笑,君莫笑也毫不示弱地冲上。


“你就下来呗!”“你就出来呗!”喻文州也有这么可爱的语气,你是在冲老叶撒娇吗?!

这俩一旦聊起天来,那就是旁若无人,自成结界,以至于后面黄少讲了话,老叶还要特地指出:“聊天由你接管了啊?”太可爱啦!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随便就可以做到

 记者们此时都将信将疑,电视前的喻文州却已经乐了。这种事,怎么可能?这一听就是在忽悠吧?哪会有什么笨蛋真的相信啊!


这段也是 上篇 里提到过的,老叶在电视上随便吹吹水,文州在电视前就乐了。这么容易就被逗乐了,喂喂,说好的“冰川一样”呢,在老叶面前就融化光了吗!


这些可爱的互动,氛围非常特别,如果单拎出来,有时候甚至不敢相信是发生在喻文州身上的。但也正是这些互动,让他成为了最完整、最迷人的那个青年喻文州,不仅限于纸面上的“和气”与“稳重”,而更像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有小心思的可爱的年轻人。

 

 

>>无限宇宙之王

 

抛除衍生作品所带来的的滤镜与刻板印象,从《全职高手》原作中去追根溯源,我们很容易看到,喻文州的性格中有着丰富的、区别于“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特质:

少年喻文州对于周围的人与事近乎漠然,不那么关心别人的想法;他的“头脑与计算”令前辈都感到可怕;青年喻文州处事周到,但也有打破这种周到的事情存在;当与特定的人相处时,他性格中有着非常可爱和跳脱的一面,是让朝夕相处的队友都感到吃惊的。

从十六岁到二十四岁,从少年到青年,从吊车尾到黄金一代——那么漫长的旅程,而最重要的是,身处其中的时候,你并不知道这条路通往哪里,是否是理想中的彼岸。在孤身踏上的这条渺茫的漂流之路上,少年喻文州遭遇坏事和好事,轻蔑和信任,绝境和机会,失败和胜利——走到路渐渐变宽阔,天渐渐变高远。从番外到正文,我们见证他,由一个“薄如蝉翼”、有如冰川的少年,变成那个成熟而温和、淡然而温暖、稳重而可爱的国家队队长。

这就是《全职高手》中隐藏的成长线,也是《全职高手》的迷人之处了。


“即便我身处果壳之中,仍自以为是无限宇宙之王。”


END.


参见:

基于《全职高手》的喻叶萌点分析报告

甜句塔


我们不生产萌点,我们只是原作萌点的搬运工┏(`ー´)┛

评论(84)
热度(2374)

© 美酒如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