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酒如刀

写写喻叶
希望他们的故事打动你,就像打动我一样

没有特别说明的文都可以转载,所有梗都对叶受only开放,谢谢支持~

【喻叶】知心朋友 1

※原著向,长篇

※CP喻叶,双向暗恋小甜饼

 

- Prologue -

术士,荣耀二十四职业系中最精通控制的职业。强大的术士擅长以恰到好处的节奏掌控全场,胸有成竹,行云流水。

喻文州深谙术士职业的精髓,直到一个人脱离出他的控制。

他研究他的一切,条分缕析,头头是道,唯独不敢猜猜他的心。


1 术士的自我修养

玩转一个角色,有时不单单只靠操作和意识,更需要一种气质。*

在还没有出道的青训营时期,喻文州就拥有着非常契合术士职业的气质和意识。

他缺点儿手速,但长于谋算,尽管节奏不紧不慢,偏偏总能恰到好处地布局,通过精心的计算把场面掌控得严丝合缝,滴水不漏。场上的人和事都是他斡旋的筹码,因为机会不多,更要仔细计算每一分得失,合理排布、恰当利用。

最重要的是,因为把局势看得明白,所以术士对自己的布局胸有成竹。即便暂时落后,也不需要大惊小怪,更不需要争辩,机会总是会有的,场面还在掌控之中。

这就是为什么作为训练营的吊车尾,即使多次被队长劝退,喻文州依然不打算放弃。他从不盲目自信,他只是心里有数。

术士的布局还长着呢。

 

第二赛季,常规赛第六轮。

蓝雨青训营的少年们呼啦啦上了车,还在兴奋地讨论着刚刚结束的团队赛。

本轮蓝雨对战呼啸,以蓝雨7:3胜出而告终。比赛很精彩,但得到更多关注的到底还是同场进行的嘉世对阵百花——斗神一叶之秋一杆却邪破百花,即使是蓝雨的少年们也纷纷被斗神的霸气表现勾起了一腔豪迈的热血。

喻文州静静听着,没有参与讨论。他习惯性地想要掏出记录比赛细节的笔记本翻一翻,摸摸口袋却发现他的笔记本不在里面。

大概是退场的时候不小心滑落了出来。他连忙向领队告了个假,匆匆回场馆找东西去了。

场馆空空荡荡,观众和选手都已经退场,这让他的搜寻变得很迅速。喻文州沿着出来时的路线一路往里搜寻,没走多远就在通道里看到一个人靠墙立着,右手夹着一支烟,没有点,左手拿着个什么东西,正在低头看着。

喻文州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他夹着烟的右手。

即使作为一个(未来)职业选手的眼光来看,这只手也非常漂亮。骨肉匀称,指骨修长,指甲修剪得圆润干净。

他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打算目不斜视地路过。经过那人面前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瞥了一眼他左手攥着的东西,觉得有点眼熟。

“……”

那人察觉他的视线,一抬头看见一脸欲言又止停在面前的少年,冲他扬扬手里印着蓝雨队徽的深色硬壳笔记本:“你的?”

喻文州点点头。

那人如释重负:“来得正好,我正愁着上哪儿找你们老魏失物招领呢,你赶紧给带回去吧。”

他合上笔记本递了过来,指尖正覆盖在蓝雨队徽尖尖的顶上。

喻文州接过来,老实道:“谢谢叶秋前辈。”

那人颇有些意外:“你认识我?”

“不。”喻文州道,“前辈听起来是职业选手,我没有见过的职业选手可能只有嘉世战队的叶秋队长了。”他停了停,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而且你的手很漂亮。

叶秋赞叹着:“真不错。”他用没点燃的烟头点点喻文州手里的笔记本,“笔记也做得很不赖嘛。”

 

喻文州从来没见过叶秋,但他的确已经研究了很长时间的叶秋。

不光是赛场上横冲直撞的斗神一叶之秋,还有斗神背后被称作荣耀教科书的那个叶秋。

第二赛季的叶秋正是如日中天,没有哪个对荣耀有野心的家伙会避开对叶秋的研究。但喻文州比他们做得更深入一点,他不仅安排了每天固定的观看一叶之秋战斗录像时间,还不厌其烦地研究着叶秋不同时期发表在网上的荣耀相关攻略和讨论。

比起操作,他更在乎叶秋的意识。职业赛场上不止叶秋一个人有着华丽的操作,韩文清、郭明宇乃至张佳乐、孙哲平,都有着不输于叶秋的技术水平。但荣耀联盟仍然只有一个叶秋。叶秋对游戏本身的认识,对赛场的解读,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目前尚无人能出其右。喻文州研究荣耀,研究战术,叶秋的意识就是他最好的模板与最强的导师。

叶秋从来不露面,这奇怪的神秘引得青训营的少年们议论纷纷,充满好奇的猜测。但喻文州从来没有好奇过。他不在乎叶秋本人究竟是什么样子,他只需要知道打荣耀的叶秋是什么样子,叶秋的意识是什么样子。研究越深入,越是惊讶于叶秋的通透。到后来,叶秋的意识已经渐渐转化为他自己的意识,以至于当叶秋的名言脱口而出的时候,他并不能感知到自己正说着的是叶秋的名言,它们分明都是明晃晃的事实。

 

而今天,第二赛季,常规赛第六轮,比赛结束后的通道里,喻文州研究了最长时间的这个人,用一支烟点着他研究他的笔记,对他的研究表示肯定:“笔记做得很不赖嘛。”

喻文州即便是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少年,也禁不住默默地红了耳朵。

叶秋似乎没有注意到少年的窘迫,继续说着:“(56,73)这个细节抓得很好,但你再想想,如果我在后面这个点留了后招呢?”他看着少年的神情,想起什么似的:“我不是故意看的啊,我捡到的时候就刚好翻着这一页。”

喻文州摇摇头:“没什么,就是记点看比赛的想法,没什么重要的东西。”

“蓝雨的小鬼不赖。”叶秋又感叹了一次,这次他用没有拿烟的左手轻轻拍了拍喻文州的肩:“你的意识很好。到了赛场上,意识也是可以决定胜负的。加油吧。”

 

喻文州感受到那骨肉匀称的手轻轻拍在自己肩膀上,他们的距离非常近,以至于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叶秋的睫毛,它们悄无声息地耷拉着,像蝴蝶停在一片树叶上。当叶秋对他说加油的时候,它们又忽地抬起来,像一个出乎意料的振翅。

喻文州已经很久没有听人说过他“不赖”。

通常,他听见的是“吊车尾”,“手残”,“不适合当职业选手”,“运气挺好”,“虽然很努力但很可惜”。他并不在意别人的评价,但这些有意无意的点评难免影响到十来岁少年那年轻的性格,使他变得更加沉稳而喜怒不形于色。

诚然,喻文州并不是需要别人的肯定才能前进的那种人,他自己很清楚自己可以做到什么样子,逆水行舟也无所谓。但是没有人不喜欢被肯定的感觉。尤其当这肯定来自于最顶尖的大神,最全面的教科书,更是显得殊为不易,值得珍藏起来,在未来遇到挫折的时候反复回味。

然而喻文州觉得这一刻由于“被大神肯定”而悄然生出的欣喜里,还有一点别的什么。

那是一些他从未遇见过的,出乎术士预料的,无法被精确计算的东西。

 

“谢谢,我会努力的。”他最后说。

“嗯,我去抽烟。”叶秋笑,摆摆手,不知道是在说不用谢,还是在挥手道别。

 

喻文州又磕磕绊绊地通过了几次青训营的测试,每一次都不多不少,刚好卡在被淘汰的边缘线以上一点点。

而他第二次被人评价“不赖”,是在几个月以后,当他以不到两百的手速,连续三次打败蓝雨现任队长、职业圈创世大神魏琛,惊掉了一地的下巴,也头一次吸引了队长魏琛和副队长方世镜的注意。

他并不为此感到骄傲或兴奋,这只是一场顺理成章的胜利。他清楚自己的能力,知道自己可以做到哪里,并且他还有叶秋的肯定:“意识也是可以决定胜负的。”他追求的刚好就是胜负,至于胜负所带来的其他东西,并不是他关注的焦点。

喻文州在蓝雨训练营的处境渐渐好了起来,少年们开始主动和他讨论战术,讨论操作,讨论比赛。战队开始向他倾斜更多的训练资源,魏琛和方世镜也越来越多地在复盘时询问他的意见。战队未来的配置越来越清晰,他势必会站在未来的赛场上与叶秋狭路相逢,作为对手,也作为(未来的)朋友。

 

自从见过了叶秋本人,喻文州再看到赛场上提着却邪横冲直撞的一叶之秋的时候,就产生了一点微妙的不自然。

他很难不在看到一叶之秋霸气表现的同时想到那天通道里那个神色懒散的青年,继而想到他夹着烟的手,甚至于他低垂的睫毛。这个人真的是带领嘉世杀出重围夺得联盟总冠军的斗神吗?为什么他看上去和战斗法师的霸道气质一点不搭调?他为什么从来不露面?他有什么隐情吗?为什么是“一叶之秋”而不是“一叶知秋”?……

在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喻文州就陷入了名为“叶秋”的思维陷阱。

他难得的在荣耀以外的好奇心,克制不住地排队投入到这个课题里,占据了除了荣耀以外的大部分休闲时间。

他甚至在笔记本里写着“叶秋,一叶之秋”那一页上,画了一个叶秋。

不是身披顶级银装的一叶之秋,而是叶秋,那个在通道里遇见的,拿着他的笔记本的青年。

他想象他披着嘉世队服坐在比赛席,纤长灵巧的手指搭在键盘上,全神贯注注视屏幕的样子。喻文州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素描,这技能如今偶尔用来还原地图,而现在还能用在描画他的脑补上,竟然还画得十分不赖。

 

更多的时候,喻文州还是在专注地研究一个课题:怎样打败一叶之秋。

第二赛季季后赛首回合,蓝雨撞上嘉世。

经过长时间对叶秋的深入研究,喻文州的结论是——叶秋无解。

越是研究,越是感受到叶秋的完美。即便故意引导他犯错,叶秋也可以凭借娴熟的意识和强大的操作飞快把漏洞弥补上,不留给对手丝毫机会。对着这个唯一的最强大的无解的对手,喻文州脑海里不合时宜地蹦出来一个非常不严谨、非常不喻文州的假设。

给叶秋下药就好了。

这个假想非常跳脱,以至于他完全搞不清自己为什么对着叶秋竟然就会这样异想天开。这真是非常不喻文州,他当然不会去做。蓝雨输给了叶秋,而队长魏琛第二天宣布退役。

当方世镜征求他关于下赛季注册出道的意见时,喻文州果断地摇摇头:“实力还不够。”

或者说,相比叶秋,他的实力还远远不够。

他还没有做好在赛场上,与叶秋狭路相逢,打出一场针锋相对、势均力敌的比赛的准备。

 

这天晚上例行的加练结束以后,喻文州准时洗漱休息了。

他常常失眠,这是想法丰富的人的通病。但是这天他入睡得很早,大概是今天的训练非常辛苦,还额外花时间整理了季后赛视频的缘故。

喻文州做了一个模模糊糊的梦。

这个梦非常怪异,隐约有一双白皙的手,十指修长,但不纤弱,仿佛蕴含着巨大的爆发力,灵巧而有力。还有一双眼睛和覆盖在它们之上的睫毛,眼角有一点点下垂,但不显得无精打采,反而让它们看起来非常温柔。

这双眼睛在温柔地注视着他。

喻文州在明亮的月光里惊醒,一时间有些呼吸不过来。他盯着天花板默默地回了好一会儿神,感受到胸腔里噗通作响的有力跃动。

他想起了那是属于谁的眼睛。

 

===============================

引用原文:

*玩转一个角色,有时不单单只靠操作和意识,更需要一种气质。(第二百零六章霸气职业)

 

其它相关的原文:

 

但是喻文州对此却不气也不恼,只是很平静地说出了他的看法。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他说道。

“哦?叶秋的名言吗?”黄少天说道。叶秋,荣耀联赛上届总冠军的得主,这句话因为出自他之口,所以被很多人所信奉。但是黄少天显然并没有太当回事。

“不是名言。”喻文州却还是很平静地说着,“是事实。”

 

喻文州又翻开了他的硬皮本,这一次黄少天看了过来,准备看看这家伙到的是在记些什么。喻文州却提笔迟疑了好一会,最后写在本子上的,仅仅是两个名字。

叶秋,一叶之秋。

 

刻苦、努力、坚持?这都不是喻文州身上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的头脑、他的计算。想不到这个因为缺陷一直被人看轻的少年,居然是这样的了不起。

他做到了,以一个训练营学员的身份,用他这令人鄙视的手速。但是他没有兴奋,更没有骄傲,如同被人嘲笑手速时那样,不卑不亢。

 

(巅峰荣耀·双核时代)

 

喻文州研究了所有他可以找到的,叶秋的比赛资料。

技术全面,意识出众,经验丰富,反应敏捷,手速惊人。

研究得越深,越觉得叶秋的可怕。喻文州简直无法想象,竟然真有叶秋这样的人存在,一个完美的、根本挑不出漏洞的存在。

这样的人,指望他自己犯错……

喻文州估摸着只能靠下药这一类的场外招了。

 

(巅峰荣耀·决战之时)

 

喻队画叶秋的笔记本:《巅峰荣耀》周边,大概是这样↓



 

===============================

把每章相关的原文段落摘了一些列出来,咱们一起重温他俩在书里的各种暗流涌动心照不宣~

欢迎任何建议!大家有啥萌or开脑洞or开车的原著梗也欢迎和我聊><

评论(26)
热度(303)

© 美酒如刀 | Powered by LOFTER